• 04«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6
2014-09-06 (土) | 編集 |
這是我跟企鵝新寫的小說喔!


內容以殺手為主題


但不算是科幻小說


希望大家支持


這是我們fb的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E5%85%89%E6%98%9F%E8%88%87%E4%BC%81%E9%B5%9D%E5%90%88%E5%AF%AB%E5%B0%8F%E8%AA%AA/649312988497496

之前那個叫暗晝輪迴的挖歌就不要管了


大家在幫我創一次角色吧!


這次是跟企鵝應該不會有任何問題了...


不過還是有一個小小的問題(...妳自己剛剛說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那就是...


都是某隻鵝害的...


男主角是妳們不認識的一個網友


女主角是光星...


所以我想先說...那不是我的主意


不要亂想


我拜託大家


我不是在寫自己的自傳啊啊啊啊啊~


然後就是...創角...


拜託囉!


…ೊ…ೊ…ೊ…ೊ…ೊ…ೊ…我是單單ೊ…ೊ…ೊ…ೊ…ೊ…ೊ…ೊ…

人名:


性別:


個性:


衣服:


歲數:


類型:


武器:


這徵:


缺點:


…ೊ…ೊ…ೊ…ೊ…ೊ…ೊ…我是範例ೊ…ೊ…ೊ…ೊ…ೊ…ೊ…ೊ…

人名:光星

性別:女

個性:清純直率

衣服:短袖橘色衣服搭配短牛仔褲

歲數:17(殺手無限制,如果普通人盡量填在國中、高中的年紀)

類型:殺手(這裡有黑尊殺手王、殺手、普通人)選項-請大家不要都填殺手...光星會想普通人名稱想很久。我發誓,殺手沒有比較好。黑尊王是光星隨便訂的名稱,妳想要的也可以改。

武器:長刀(這裡只有填殺手和王的填而已)


缺點:怕血(這裡只有殺手可填,但要填很大的缺點,沒有「沒有」這個選項)


…ೊ…ೊ…ೊ…ೊ…ೊ…ೊ…完畢…ೊ…ೊ…ೊ…ೊ…ೊ…ೊ…


2014-06-14 (土) | 編集 |
拉希‧凱瑟娜


我努力的壓印自己的氣息,認真的盯著整個場景。那個叫萊助的,真的很強,或許我可以從他身上學到什麼招式。我的腳依然還有些無力,頭昏昏沉沉的,我知道我應該找地方休息,但我不想錯過這次的機會。
「反正你總有一天會接受的。」萊助一跛一跛的走離開草原,到了一個幾乎離開場地時回頭瞪了我一眼,讓我震驚了一下。
原來他有看到我?我看著賽傑,很明顯的,這場戰是平手,但以氣氛來說,贏的是萊助,他所說的半斤八兩也指我吧!可是為什麼他要幫我隱瞞?
「什麼人在那裡?出來。」賽傑的聲音往我這邊衝來,接著他慢慢的往我這邊走來,使得我迅速的往草叢更裡面躲藏,草叢出去後,通道了另一個門,門外有一張「禁止進入」的告示牌,我走了進去,裡面是一個密室。這裡居然有這種地方。我看著這地方的每個門,門外都貼了一張東西,仔細看,發現它是一個圖騰,都是天王組的,似乎是每個組均分管理,就貼一張自己組得圖騰,而這地方是天王組的管轄地。
我找到了一張天王組的告示牌,上面沒有寫任何東西,但很明顯是禁止進入。
「這是指除了天王組以外的學生都不能進入嗎?」我開起門,走了進去,裡面有多從沒見過的設備,當我正要觸摸的時候,突然聽到外面傳來了聲音,使得我迅速的把門關上,用微小的隙縫去聽外面的聲音。
「賽傑,你在這裡幹嘛?」是肯勒的聲音。
從細縫看出去,賽傑開起了外面那道門,但肯勒檔在中間,不讓他進來。
「這裡是哪裡呀?」賽傑問。
「你沒看到禁止進入告示牌嗎?這裡都會有人看管,是天王組的管轄地方,只要有人一進入那緊報器就會響起,下次注意一點,學院內有很多禁止進入的地方,要先看清楚再進去。」肯勒說。
「那你有沒有看到拉希?」
「拉希?她不是被萊助綁在樹上嗎?」
「萊助放了她了啊!」
「那也不可能在這裡吧!」肯勒皺了皺眉頭說道。
「可是我剛剛在追拉希,但她現在不見了。」
「你是說她進來這裡了嗎?那我來找,你出去。」肯勒說完走進了來,打開另一道門,走了進去後,小心翼翼的拿著手電筒照著,接著他走了出來,開起我旁邊那道門,又走了進去。
不行,我要趕快躲起來,不知道為什麼,不太希望他們找到我,對他們來說,我應該是臥底吧!我靜悄悄的慢慢走了進去,隨時隨地注意我有沒有碰到東西,免得什麼警報器什麼的又想起來我就慘了。
「有找到嗎?我也來幫忙好了。」賽傑打開了我的門,門輕輕的開起,我則迅速的往裡面衝,突然撞上了一個東西,大量的電流往我身體輸入,痛從我的指間傳送至全身,我倒下,感受著電流傳遍全身的痛。
「不可以死在這,千萬不可以」我的聲音迴盪在我腦海,卻無力站起,原來這裡是高壓電廠。
「拉希?我找到他了。」賽傑喊著。
我聽到另一個腳步聲接近,是肯勒的,他邊走邊念著「就是有你們這些人隨便闖進來才會這樣,這裡是高壓電廠耶!」
另一個腳步聲接近來到我的身邊,是賽傑,他碰著我,有一刻我似乎覺得我身體得所有電流都往外流了,原來賽傑有電的治癒能力啊!
「別碰她,你也會被電到。」肯勒喊著,可是卻來不及了。
「不會,我的能力是控制閃電,不會被電到的。」
幾分後,我睜開眼睛,看了看賽傑,他瞪了我一眼說著「妳到底在幹嘛啊?」
我不理會他的問題又在看了看肯勒,他也瞪了我一眼,隨之站起身,走出了這到門,說著「走吧!」
我們跟著肯勒,在次走進了學院,接著,大家都往我們這邊看過來,我疑惑著為什麼大家看我的眼神沒有曾恨,不是認為我是臥底嗎?
接著,肯勒帶著我們走進了一個很熟悉的地方,當我們走進去時我打破了沉默。
「等一下,為什麼我們要到醫護室?」我問。
「很簡單呀!你們兩個都受傷了,賽傑看起來很想睡覺,妳看起來似乎也很不舒服,也需要止血,不進來要去哪?」他說。
我看著賽傑,他的右手臂有一道刀傷,而他的確精疲力盡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確實是這樣,我們把他服到床上休息,卻發現我自己也很累了。
「賽傑,聽說你是列光魂是嗎?我是天王組的組長,等一下集會時我們就交換職位,你就先好好休息吧!」肯勒說。
原本快睡著的賽傑聽了之後突然跳起來「誰跟你說的?萊助嗎?」
我看了看他,眼睛轉回肯勒身上,不敢看他,肯勒看了我一眼,在看看他,用眼神示意他是我說的。
「喂~妳不要亂說好不好?而且妳是魅羽吧!」
原本避開交點的我,開始轉回交點,並瞪著他,吼著「我不是魅羽,明明天使就很直接的跟你講『你是列光魂』你到底在否認個什麼啊!」
他瞪回來,說了「那是夢,夢說是,然道就一定是啊!搞不好根本沒有列光魂這種東西,倒是妳,妳這樣說已經很明確的承認妳有在讀我的心了。」
我開始更兇了「沒錯,我是有在讀,但那又怎樣?校長有說人類讀不到心嗎?只有說很難而已啊!」
「那妳用什麼證明妳不是魅羽?」
我快速的衝到他身邊,抓起他的右手,開始使用治癒,接著,他的手又奇蹟似的癒合了,突然,有陣睡意侵襲而來,我閉上眼睛,睡覺似乎已經是好幾天沒有做的行程似的,我撇像賽傑,他也睡著了,我閉上眼睛,任由睡意抽離我的精神。
我睜開眼睛,眼前又是個熟悉的陰暗城堡,瑟落爾在前方看著我,走了過來問著「妳怎麼那麼快又回來了啊!」
「哪有很快啊!我好幾天沒睡了耶!」
「妳剛剛才來過。」
我思考著,的確沒錯,我剛剛才來這裡學解鎖,話說為什麼我會這麼累?
「妳剛剛是不是使用了妳的治癒能力啊?」他問。
「對啊!怎麼了。」
「那個會減低妳的精力,甚至不用說妳才剛解完鎖一定馬上就想睡了。」
「那賽傑呢?他也很想睡的樣子。」
「沒記錯的話他是控制閃電的吧!他的原裡就跟妳不一樣了,他的是同性相斥異性相吸的原理,所以他碰到電會減低他的精力,如果是妳的話因為妳是魁掠,所以如果用了魁掠的能力就會減低妳的能力。」他開始解釋。
「那魁掠有幾種能力?」我問。
「一種,而且很弱,但學習力很強,如果是治癒的話雖然很傷身但什麼病都治的好。」
「不可能,我還有另一種能力,為什麼我可以用團體讀心術讀道不是天王組這團體的人的心聲?」
「妳發現了啊!另一種能力是惡魔得能力,因為妳是魅羽,身體裡有一滴惡魔的鮮血的關係。」
「所以我真的是惡魔?」
「不是,魅羽不等於惡魔,但魅羽太接近惡魔可能會被同化,如果接受他們的透支的話。」
「就是你上次對我使用的那種?」我問。想到那種令人絕望的感覺差點害我變成惡魔就令人非常生氣。
「我們這些惡魔還好,但如果妳接進的是撒旦的就很容易了。」
我想著,上次瑟落爾對我使用透支得感覺再加強幾倍,的確,如果是我可能也很難忍受那種感覺。
「如果我是魅羽,為什麼還有惡魔的能力?」我問。
「這個啊!就是魁掠的神秘點所在了。」他說。
「什麼啦!有解釋跟沒解釋一樣,所以要隱瞞他們千萬不能讓他們知道我是魁掠囉?」
「其實也沒必要那麼大費周章,他們也不是很了解魁掠。」
「最好是啦!剛剛有一個人就猜到我是魁掠了耶!」
「好啦!萊助有在關查那些事情是例外。」
「我不要有例外啦!」我生氣的吼著,我就是不要被猜穿。
「那妳能瞞就瞞吧!」
「那我惡魔的能力是讀心術嗎?」我盯著他的眼神,從頭到尾都不跟我仔細說的一件事。
「不是。」他突然變冷漠了,聲音裡又消失了對所有事的任何感覺,或許惡魔都是這樣沒有感覺,但我能很明確的說,他很不同。
「那是?」
「控制腦袋。」
我萬萬也沒想到是這個,我可能猜了很多答案,讀心術或者防護之類的,但從來沒想到會是控制腦袋。
「這什麼東西啊!」惡魔的能力真的很邪惡耶!我繼續說「那為什麼會有讀心術,而賽傑又讀不到我的心?」我問
「那個是妳的自我訓練,妳自學的或自己發現的,其實最終都跟控制腦袋有關。」




光星
http://blog.xuite.net/smpss94181/blog/217893372


2014-06-14 (土) | 編集 |
塞傑‧格瑞克

萊助帶著我走到一個草原,非常寬廣,由於是中午,所以天氣特別炎熱。

雖然只有兩個人,但總是有種第三人的能量在身邊迴盪,而且不尋常。

不過重點是對戰,不管他。

萊助轉過身,看著我,他的表情不是完全有自信的樣子。「開始吧!」

我將刀子抽出來,丟向一旁。

「你不用刀子?」他問,似乎早就預料的這種事。

我點點頭「1分48秒半,我一定能贏你。」

他皺了皺眉頭。接著一磴腳,飛上天,拔刀向我這裡砍來,我閃了過去,但在他即向地面的同時土地碎裂飛了起來,我將其中像我非來的那塊用力一打,往萊助的方向飛過,他拿刀一切,碎成一半。

隨後我向前飛進,但沒預料到他還有麻繩,像我這裡一捆,身上到處都是死結,應該是永來對付拉希的招示吧?我蹲下,地上鑽出一條土龍向上飛,同時扯斷了我身上的繩子。舉起手,天上烏雲密布,雷聲隆隆,並飛出一條雷龍向萊助飛去。

但是他似乎早察覺到這件事,跳了起來,站在雷龍的背上,像我這裡飛過來。

沒錯,可能是預知型魔法。

我直衝過去跳上龍背,乾脆跟他打搏擊。

我快速揮拳,雖然他全都防住,但是我抓到了一個空檔,混合雷電之力打向他的鼻子,讓他鼻血直流,但是我自己的心窩也被打了一下,害我嘔吐。

距離我預計的1分48秒半還差20秒,我乾脆召喚出落雷打向萊助,雖然對他來說傷害沒有很高,但是已經讓他掉下龍背。我騎著向他直衝而去,以我全身最強電力打向他,他以手擋住,但是被電到麻痺,同時我也消耗太多能量而跪倒。

1分48秒半。

趴在地上,所有我召喚出來的龍都因為失去能量而消失。

雖然我們又重新頭像太陽溫暖的懷抱,但是地面碎裂,凹凸不平,簡直就是大戰爭。

而且看這情況,應該是平手,不是我贏嗎?我都開啟那麼強的電力,萊助怎麼只是麻掉?

真是不能接受。

我稍微爬起來,坐著,看著他的眼神,眼神裡有一種我不解的神情,接著,他開口。

「你是烈光魂?」他問我。

我搖頭,我不想接受烈光魂這三個字。

「你是,除了夜音‧樁,只有烈光魂才有機會用能力解開我的繩結,而且你成功麻痺了我,雖然對我不太有用。」

「你不要亂講話!」我大吼。

他一攤手「我沒有亂講,你真的是。」

「我不是。」

「你是。」

「我不是。」

他嘆了一口氣說道「半斤八兩。」

我皺了皺眉頭「什麼東西?」

「反正你總有一天會接受的。」他說完,一跛一跛的走了回去。留下我在草原中,我躺下來,看著天,陷入沉思......

我該不該接受這個命運?





顯星

http://blog.xuite.net/bc011414/sssssssssssssss/216574641


2014-06-14 (土) | 編集 |
拉希‧凱瑟娜







痛慢慢侵襲著我,它套住我的脖子與手腕,套住我的四肢,我很了解,主要是四隻,但外人眼光看來,其實我整個人已經被打成死結的繩子套滿了全身。這技巧真好啊!但比不上夜音‧樁,我頭昏暈眩了一段時間,但我知道,我絕對不能死在這裡,要忍住,一定要忍住。
「現在感覺怎麼樣?」萊助冷冷得問,座在我下方的草地上,觀察著我脖子與手腕低落的滿地鮮血。
「我很好,非常好,你殺不了我的。」我忍住痛,努力的丟出幾句。
「為什麼妳還沒死?妳已經過了死的時間五小時了。」他抬頭用兇惡的眼神問著。
原來如此,是預知,但我不會那麼容易善罷甘休的。
接著,我閉上眼睛,我不知道這能做什麼?我該裝死讓他放了我,還是我要繼續維持我的堅持?
不久後,眼前出現了一個熟悉的景象,等我意識過來,有一個人已經在我身後了。我轉頭一看,是他,瑟落爾,或許他可以教我怎麼解鎖。
「妳怎麼那麼快就回來了?」他問。
「是我才要問你為什麼我會一閉上眼睛就到這裡來吧!」
「因為妳是血魅,所以命運已經在這裡上了聯繫。」
「那你可不可以教我怎麼解鎖,你是老師應該會吧!」
「是會啦!但那要學很久喔!要學到什麼程度的?」
「我要學到夜音‧樁程度的。」
「那要學一段時間。」
「那現在只要教我怎麼解萊助的鎖就好了。」
「那也是高難度的,要看妳的實力了。」他說完,一條繩子從他手中出沒,往我這裡飛來,我本能的閃躲,卻發現,我一動也動不了。也是啦!我現實上還是被綁住的。
我任由繩子把我綁住,卻無任何知覺,因為我已經被萊助綁的很緊了。
「妳把這個繩子解開,妳現在應該動不了,所以有能力把它弄開,就代表妳能解開萊助的繩子了。」
我研究了這繩子,而瑟落爾則坐在地上盯著我的動作,並且用口說方式指導,一段時間後,繩子終於解開了,繩子的定義真的很難,雖然這是最基本的,但還是有很多內容。
「好,萊助幫妳綁上的是這個的加強版,妳等一下思考一下先從哪裡動手,可能可以解決,妳學習力很強,思考能力也很強,應該可以思考的出解鎖的方法。
「就這樣?萊助那個不只這樣吧!」
「這已經是精英版了,萊助那個是可以用這個的公式套出來了,妳自己加油吧!」接著他把我的意識往外推,我就像一種被強迫拉醒的熟睡中孩子,只是他是用推的。
醒來後,我發現我頭更昏了,不行,一定要快點解,我不能死在這裡。
「妳居然還沒死啊!我還以為妳已經死了。」他依然在觀察我的鮮血,他的手中已經滿滿的鮮血與溶液,似乎再思考什麼。
「我說過我很好。」我吼著,這時我的疼痛感富蓋我的身體,我開始觀察我的繩結,是死結沒錯,著重在四肢,但似乎沒有完全沒救的可能。
繩節必須先解四肢才能解身體,可是四肢的繩結套在身體的繩結下方,所以必須先解身體。
接著我努力的扭著身軀,並且兩腳前後上下不停的轉,有時必須翻一圈或著翻過樹枝,接著身體的繩結解開了,我鬆了不少,但重點是四肢,接下來因為沒有身體的繩節影響,四肢拉的更劇烈,鮮血不斷的流進地面,我看著鮮血的流向,發現萊助再看我,已經不繼續他的思考。
「妳會解繩結?」他問。
「會一點。」我說。
「是嗎?」接著他又繼續沉默了,但似乎不繼續思考本來的問題。
我試著閉上眼,感受他的氣息,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同組的用團體讀心術可不可以,但是或許可以成功,雖然機率很低。
突然他的思考出現在我腦海「為什麼?那種程度沒有人可以解,先不用說重點,就算是一點結都很困難,她到底是什麼?」
我睜開眼睛,往他看過去,他再看我,我們對上眼,但彼此都出現了殺氣與疑惑。
「你是天王組的?」我問。
「不是,也跟妳無關。」他說。
不是?那為什麼可以用團體讀心術?他再看我,眼裡滿滿的猜疑。
我的頭繼續的昏昏沉沉,我現在已經有些呼吸困難,我再不趕快,就要失去意識了。我思考著該從哪裡下手,背部還有一些結,我從右手開始下手,接著四肢的繩結都鬆開後,只剩脖子了,我開始感到一種更劇烈的拉扯感,已經無法呼吸了。不行,絕對不能死在這裡。
我的手開始往脖子上摸,脖子已經扯出很多道鮮血,已染紅了整條薑繩,接著我摸著樹枝,我吃力的用手指勾著樹枝,我的手沒有那麼高,但能溝到邊,很快的,我脖子的繩結也解開了,我的身體往下墜落,本來想站穩,卻發現雙腳已經近乎到一種無力的狀態,突然,有一隻手把我拉了回去。
我坐在樹枝上,抬頭看著拉我的人,是萊助,他什麼時候爬上去的?
「拉希,妳是魅羽吧!」他把我拉起來,盯著我,邊問著。
「不是。」
「而且還是魁掠是吧!」
為什麼他連魁掠都知道?他到底是多神的人啊!
「都不是。」
「我會讓妳承認妳是的。」
「我不會說不是事實的東西。」
接著他把我推下去,我重重的落入地面,跌進我滿滿的鮮血中。我閉著眼,努力拉回我的正常呼吸,頭昏沉得更劇烈,並努力控制自己不要睡著,如果我睡著,他不知道會在對我做什麼。
我聽到了一個腳步聲往我們這裡走來,我努力的睜開我的眼睛,昏沉的感覺驅使我閉上眼睛,就這麼的沉睡,但我努力的揮開放鬆的慾望,往腳步聲那裡看去,是賽傑,他站在我旁邊,往下看著我,又抬頭看著萊助。
他開口了「拉希是自己破壞繩子的嗎?」
完了,千萬不要,一個已經那麼難對付了,欺騙別人也是很惱人的一件事。
「不是。」他冷冷的對他說。
我驚訝的看著萊助,他...要幫我騙他?
「是你放的?」
萊助沉思一段時間後答道「對。」
我看著萊助,他跳下來,直接往門口走去,一句話也沒再說了。
「萊助,等一下,我要跟你下戰帖。」賽傑很認真的大聲跟他喊道。
他又再次回到沉思的狀態,幾分鐘後他回了一句「可以,但在沒有人的地方。」
「不行,我要校長見證。」
「那你請回吧!」
「好吧!我答應你,在沒有人的地方。」



光星
http://blog.xuite.net/smpss94181/blog/216559089


2014-06-14 (土) | 編集 |
塞傑‧格瑞克

我看著剛剛拉希被拖出去的門口。

真是陰暗阿,對我來說。

我其實是故意這麼做的,因為我要看看他是不是魅羽。如果是魅羽對那種程度的麻繩術不會有任何感覺,甚至能破壞掉;相對的,如果是人類,應該馬上就會死。

但我相信他不會死。

另外,我還有另一個原因。

我要好好跟校長談一談。

我轉個身,收起刀。「校長,萊助他的麻繩術,是不是最高級?」我問。

「不是,差兩級。」他說。

「那個女孩會死嗎?」我問。

校長大笑「他一定會死,除非萊助放了他。」他繼續「我們的萊助,可是人才啊!」

「他不會死的」我堅定的說。

「不可能!他只是個人類。」

「但他不是個普通的人類。」我說「他似乎有讀到我的夢境。」

校長大為震驚「但他只是個人類,而你也只是個普通的守護者。」

我反駁「校長,你一直拘泥於『他是人類』這個想法,但你別忘了,你我,甚至所有守護者全都是人類,只是我們都有特異功能。」我停了一秒「還有,我並不普通。」

校長沉默了一下,開口說道「我們學校沒有特別的守護者,除了萊助,他有特別血統加上後天的努力造就了現在的實力,你有嗎?」

這句話讓我很火大,血統有啥用?我也有阿!所有實構性魔法對我來說威力減半,有很弱嗎?

但我想辦法不發飆,因為這樣似乎很幼稚。「如果你不信,我可以跟他打一場。」

校長笑了一下「我覺得你會被秒殺。」

「放心吧!我相信那女孩也打的贏。」

「你們只是睡了一覺就變化那麼大?」

「因為我讀到他的夢,他是魅羽。」

校長瞪大雙眼,隨後更加緩和。「魅羽阿,那烈光魂呢?」他低語。

「問他阿。」我說。

「如果他真的能打贏萊助,但不代表你一定贏阿!」

「放心吧!加上我隱藏實力玩玩的時間,1分48秒半,我一定能贏。」

校長站起身,拍了一下桌子。「再說吧!你們就打一場!只希望你不要死。」







顯星

http://blog.xuite.net/bc011414/sssssssssssssss/216160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