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3 (月) | 編集 |
今天我在隨意窩教了鮪魚數學喔!
就是鮪魚一直想學的函數
我用很簡單的方式講解了
而且也讀過囉!
我發現打玩那篇之後我好快樂
因為我又重新複習了那東西
本來應該忘光的東西
之後又記起來了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打錯
但是我覺得相信自己的答案是最好的
朋友們在一起互相學習
那會有更好得成果
我希望
鮪魚這次數學可以考到超好喔!
尤其是函數這單原可以滿分
也希望鮪魚他可以聽得懂
不管怎麼樣
我都很開心呢!


2014-06-22 (日) | 編集 |
格得
我回去了耶!
我預計在這裡待上好幾個月
還有焰
我們可以家囉!
原本以為會待一段時間
沒有想到那麼快
但我還是很高興
可能是因為我天天祈禱著
我想要能跟鮪魚溝通的機會
所以就有了
既然和好了
就不需要在玩躲貓貓了
我很高興喔!
不過我還是會繼續待在這裡
因為在這裡相處幾天才發現
沒有人的生活是多麼寂寞
雖然寂寞對我而言是多麼不重要的詞
但是會很無聊呢!
我想要在這裡繼續陪小飛飛喔!
呵呵~這樣妳應該不會無聊吧!


2014-06-21 (土) | 編集 |
願望
是希望的分身
只要相信
跟世界許下願望
並且相信他會實現
那它就會實現
我是幸福的人
我的願望實現了
第一次下訂單
就實現了
這是個奇蹟
但我相信他不會只是個奇蹟
因為我相信
我跟鮪魚真的和好了
有溝通的機會
這似乎是我許下的願望
滿心祝福的話語
我願一切將會美麗
快樂的不是夢
是比夢更舒服的氛圍
我會放下他
我一定會的


2014-06-20 (金) | 編集 |
我想要可以跟鮪魚獨處的時間
我想要我們可以好好溝通的機會
我想要我們回去最自然的超級好朋友
我想要再次回到兩人最清純的時光
我想要自己打造那個時光
我要求的不多
我想要他可以快樂
永遠的快樂
這就夠了
我想要的就這些
我只要他快樂
以上是我想要
我很渴望能溝通
但不代表我想要溝通
好吧!誠實點
都是我想要
可是人不可以要求的太多
所以我要求一個就夠了
我想要鮪魚可以永遠永遠永遠得快快樂樂
我像宇宙許一個願望
我要他快樂
我一定要他快樂
他一定要很快樂


2014-06-19 (木) | 編集 |
昨天我夢到一個夢
我本身就很習慣解夢
但不想解的夢我不太會去解它
我夢到
我跟我妹都一同去探訪
PR99%的實驗中學
可是去探訪也要有難度的
好像要翻牆、倒立還有好像倒著牆行走
一般人都很難辦到
只要想像妳是一個小彈珠溜著軌道
一下要把整個玩具倒過來
一下又要倒回去的那種遊戲
妳就是那個小彈珠
這樣想就會知道有多難了
我跟我妹沒有想到我們有這麼厲害
我們通通都成功了
而且很自然的輕輕鬆鬆成功了
可是重點來了
到了最後一關
是電腦打字的關卡
我跟我妹比賽難誰贏
等我要打的時候電腦突然蹦出好多的廣告蓋住題目
怎麼刪都刪不掉
然後監查的那個人其實是小妹妹
她很天真
我就跟她說我有一個朋友自製的東西
全世界只有她做的出來
然後我有另一個我妹的東西
全世界也沒幾個
然後全部都被那個小妹妹手上的一個尖銳物給戳壞了
就唯獨我朋友自製的獨一無二東西
我就問她
有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同
她的回答是「有呀!好奇怪喔!我弄不壞耶!」
那一刻我終於知道了一件事
不,是兩件事
不管是什麼
只要是機械方面的都會被搓壞
如果沒有
就代表一件事
那根本不是機械
我一直很仰慕的東西
其實本來就不存在
那是朋友唬我的
自認為自己是全世界最厲害的謊言
而我居然珍惜那玩意兒珍惜了好久好久
連我妹的那個真品都沒看的那麼重要
那個朋友是網友
我早就知道她是個不能信賴的人
可是我還是信了她
那東西讓我覺得我是世界上最獨一無二的
應該說我那朋友是世界上最獨一無二的
甚至被我拿去做比較
我鄰居在夢理的頂樓種了一座花園
我一直以來做的花園的那個夢
不管大花園小花園
還是舞池花園
都很美
很誘人
至今
我才發現那個問題
那花園變成了菜園
知道這夢的涵意嗎?
我一直以來都被那玩意所迷惑
就像畫皮理的男主角一直重了女鬼的妖術
一直被魅惑
一樣的意思
我的直覺感應一直都很精準
我覺得那個假品機械跟那座花園有聯繫
所以我終於懂了
我一直被誘惑的東西
其實從來不存在
我不應該沉墜在裡面無法自拔
看不見除了假機械以外的東西
至今所有真正稀奇的物品全都壞了
只剩這一個假機械
能怎麼辦呢?
這代價就是給我的忠告
該甦醒了
想要特別
從頭來過吧!
至於我跟我妹來到這個很難進的地方
卻成功了
但我卻在最後輸給我妹
輸的地方卻是網路
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雖然我妹如果沒有我我也相信她到不了這理
這有點像男生們在玩的戰鬥闖關遊戲
因為理面的人會騙人
千萬別看人家是小孩子就小看人家
但是我不管有沒有我妹都過不了關卡
我妹卻過了
知道這個含意是什麼嗎?
我什麼都好
我什麼都厲害
我什麼都可以很完美
但唯獨最不完美的是心的想法走偏了
我妹會過關是跟著我
代表她一步一步在學習
所以她很努力她過關了
那我呢?
輸在電腦
還是打字
這怎麼想都是不可能
我常常聊天的
打字數度比我妹快上好幾倍
可是為什麼會輸
我們都很努力在闖關
很努力再突破自我
但我們的方法不一樣
我妹雖然死讀很努力
但效果不大還是有效果
我愛上學習很努力
那又代表什麼?
照理說我應該站優勝
我沒辦法忍受我輸給別人
尤其是我妹
但我還是輸了呀!
就算我妹智力測驗測出來根本不適合讀書
智力測驗的建議還叫她不要讀了
而我是正常智商
我們如果同樣都很努力
為什麼我不行她可以
如果說都是那堆廣告害的
我個人認為那種話叫做藉口
為什麼廣告突然挑上我不挑我妹
這代表什麼
這代表了
我認為網路可以給我快樂
給我學習
給我一切
給我很多很多
即使是這樣
我還上網路成癮了
不是嗎?
我把需要網路的學習
變成渴望網路
這叫我怎麼去學習不是網路的東西?
這就已經是反效果了
在加上獨一無二的謊言那一段
不是能同整出一個例子嗎?
先跳過我發現我得失心很重以外
那就是我被網路所誘惑
在連到那個花園
那代表著是鮪魚
我對鮪魚依然還是迷戀
愛上網友
沒見過面
都屬迷戀
我沒有資格說我對他是真的愛
我只能說我是真的很喜歡他
我必須承認我很需要他
但是我不能承認
我渴望要他
我不能渴望要他
他必須在生活中過的自在過的快樂
不能因為我憂愁
如果我喜歡他
那我就要他快樂
我一直在做這件事
但是我做不到放下
我很努力
甚至買了一本會被別人笑死的輸
在教人怎麼放下
我應該去讀犯罪心理學
卻在讀這種書
買回來才在思考藏哪裡不會被我媽看到
因為我從來不買愛情小說
或跟愛情有關的書
我把我要學習的讀書計畫全部搞亂掉了
就這一點能證明我夢過好多次花園的含意
卻這一次才發現真正含意
我上一次對於花園舞池的解夢
錯的很理普
她有問題得地方
就是我被迷惑了
很難脫離我知道
因為我到現在還很希望可以在夢一次花園
管它大花園小花園還是又是花園舞池
更何況要放下鮪魚
可是這夢也讓我發現另一個含意
我在最後一關沒有過的原因還有另一個含意
我輸在網路
代表著網路會阻擾我的人生
其實我要追求的指東西就是那麼簡單而以
不是花園
也不是FB
不是雅虎
不是隨意窩
更不會是痞客幫
也不會是這理
我要隱居
應該不是任何地方任何部落格
我要隱居
應該不要用電腦才對
其實最自然的自己就是享受現有生活的自己
我一直在追尋的清純
不是把部落格變成什麼花樣
把音樂變成什麼感覺叫做清純
那種東西只是顯示一個人是什麼樣的人
沒有辦法改變一個人是怎樣的人
真正的回歸清純
其實只是簡簡單單的不要用電腦
不要渴望電腦
因為人的一生大多跟網路無關
妳把妳的一生好在網路
即使妳是個聰明的人
當然也會被笨的人追過
妳能怪誰
只能怪妳自己知道的太晚
我很幸運
我現在才15歲
我還有很多時間可以努力
不只努力挽回我的東西
我要製造出我自己的東西
還有努力過著我自己最想要得生活
這是我跟鮪魚講的話
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吧!
別在為別人找想了
其實別人是別人
別人有別人學習的機會
我們不一定要去幫別人
有時候可能害別人無法學到東西
簡單的清純不是我的心智年齡有多少
也不是我懂得有多少
我居然這麼晚才了解到
其實簡單的清純就只是簡單而以
簡單的自己簡單得生活簡單還是簡單
我正走在通往清純道路的出口
我了解什麼是清純了
的確是每個人都要擁有的
至少我還有一點講對了
我很幸運
我真的這麼覺得
因為我會解夢
所以我比別人更找發現我得缺失
我比普通躁鬱症的人更找發現我得躁鬱症
也比普通的人
更找知道什麼是清純
清純的終點站
我還在行走
清純沒有終點站
因為清純就是簡單
只要自己是簡單的
沒有所謂的終點站
清純跟心智年齡無關
我不用在想
為什麼我沒有青春
就已經是女人了
我可以是女人也可以是女孩
我當然也可以兩個都是
以我的扭曲人格來說
我是最幸運的女孩
也是最幸運的女人


2014-06-18 (水) | 編集 |
大家快過來看看喲!
雖然我知道應該沒有人看的到
但還是想來發一下文
就是霜他有出新的小說喔!
我對他的文章都很感興趣
他真的超成熟的啦!
而且怎麼看都看不膩
看了還會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喔!
就有點像是...
從來沒有預料到的內容
反症會讓人回味啦!
http://blog.xuite.net/a27830886/2
喔喔!好想看文章跟留言...
可是本光心要隱居
所以只好克制一下了


2014-06-17 (火) | 編集 |
格得
我終於懂妳平常有什麼感覺了
這裡真的沒有什麼人好聊耶!
不過應該是好處
因為我這樣就可以好好隱居了
呵呵~
果然是好地方
不過還是很希望能見到野星啦!
不過如果她也管這裡得話應該會很忙吧!
希望暑假的時候她可以想起這裡的帳密喲!


2014-06-16 (月) | 編集 |
今天是我們的畢業典禮
然後我今天在睡覺的時候夢到鮪魚耶!
他在電視螢幕正中央喔!
之後的都不說了
然後呀!
畢業典禮我以為會很無聊
的確很無聊
但比預演好太多了
雖然我還是拿了一本叫「秘密」的書去看
那本書霜有在看喔!
所以我也想說改天拿來翻過
雖然霜已經讓我看過影片
我很感動了
但是還是想拿來翻一翻
呵呵~
霜霜人真的超好的耶!


2014-06-15 (日) | 編集 |
格得
我想要變換很多東西耶!
包括背景啦!或者音樂啦!
還有整個部落格給人的感覺
不介意吧!
等下一次進來不要被我嚇到喔!
呵呵~那就這樣囉!


2014-06-14 (土) | 編集 |
因為某些東西的因素
所以我要從隨意窩搬過來fc2了
應該會維持幾個月就回去了吧!
應該
所以從今起到回去的那一天起
這裡就是我的主格了
等我要回去的那一天我會通知大家喲!
呵呵~這段時間裡我的所有文章通通以這理為主要依據
那就這樣啦!
大家盡請期待


2014-06-14 (土) | 編集 |
拉希‧凱瑟娜


我努力的壓印自己的氣息,認真的盯著整個場景。那個叫萊助的,真的很強,或許我可以從他身上學到什麼招式。我的腳依然還有些無力,頭昏昏沉沉的,我知道我應該找地方休息,但我不想錯過這次的機會。
「反正你總有一天會接受的。」萊助一跛一跛的走離開草原,到了一個幾乎離開場地時回頭瞪了我一眼,讓我震驚了一下。
原來他有看到我?我看著賽傑,很明顯的,這場戰是平手,但以氣氛來說,贏的是萊助,他所說的半斤八兩也指我吧!可是為什麼他要幫我隱瞞?
「什麼人在那裡?出來。」賽傑的聲音往我這邊衝來,接著他慢慢的往我這邊走來,使得我迅速的往草叢更裡面躲藏,草叢出去後,通道了另一個門,門外有一張「禁止進入」的告示牌,我走了進去,裡面是一個密室。這裡居然有這種地方。我看著這地方的每個門,門外都貼了一張東西,仔細看,發現它是一個圖騰,都是天王組的,似乎是每個組均分管理,就貼一張自己組得圖騰,而這地方是天王組的管轄地。
我找到了一張天王組的告示牌,上面沒有寫任何東西,但很明顯是禁止進入。
「這是指除了天王組以外的學生都不能進入嗎?」我開起門,走了進去,裡面有多從沒見過的設備,當我正要觸摸的時候,突然聽到外面傳來了聲音,使得我迅速的把門關上,用微小的隙縫去聽外面的聲音。
「賽傑,你在這裡幹嘛?」是肯勒的聲音。
從細縫看出去,賽傑開起了外面那道門,但肯勒檔在中間,不讓他進來。
「這裡是哪裡呀?」賽傑問。
「你沒看到禁止進入告示牌嗎?這裡都會有人看管,是天王組的管轄地方,只要有人一進入那緊報器就會響起,下次注意一點,學院內有很多禁止進入的地方,要先看清楚再進去。」肯勒說。
「那你有沒有看到拉希?」
「拉希?她不是被萊助綁在樹上嗎?」
「萊助放了她了啊!」
「那也不可能在這裡吧!」肯勒皺了皺眉頭說道。
「可是我剛剛在追拉希,但她現在不見了。」
「你是說她進來這裡了嗎?那我來找,你出去。」肯勒說完走進了來,打開另一道門,走了進去後,小心翼翼的拿著手電筒照著,接著他走了出來,開起我旁邊那道門,又走了進去。
不行,我要趕快躲起來,不知道為什麼,不太希望他們找到我,對他們來說,我應該是臥底吧!我靜悄悄的慢慢走了進去,隨時隨地注意我有沒有碰到東西,免得什麼警報器什麼的又想起來我就慘了。
「有找到嗎?我也來幫忙好了。」賽傑打開了我的門,門輕輕的開起,我則迅速的往裡面衝,突然撞上了一個東西,大量的電流往我身體輸入,痛從我的指間傳送至全身,我倒下,感受著電流傳遍全身的痛。
「不可以死在這,千萬不可以」我的聲音迴盪在我腦海,卻無力站起,原來這裡是高壓電廠。
「拉希?我找到他了。」賽傑喊著。
我聽到另一個腳步聲接近,是肯勒的,他邊走邊念著「就是有你們這些人隨便闖進來才會這樣,這裡是高壓電廠耶!」
另一個腳步聲接近來到我的身邊,是賽傑,他碰著我,有一刻我似乎覺得我身體得所有電流都往外流了,原來賽傑有電的治癒能力啊!
「別碰她,你也會被電到。」肯勒喊著,可是卻來不及了。
「不會,我的能力是控制閃電,不會被電到的。」
幾分後,我睜開眼睛,看了看賽傑,他瞪了我一眼說著「妳到底在幹嘛啊?」
我不理會他的問題又在看了看肯勒,他也瞪了我一眼,隨之站起身,走出了這到門,說著「走吧!」
我們跟著肯勒,在次走進了學院,接著,大家都往我們這邊看過來,我疑惑著為什麼大家看我的眼神沒有曾恨,不是認為我是臥底嗎?
接著,肯勒帶著我們走進了一個很熟悉的地方,當我們走進去時我打破了沉默。
「等一下,為什麼我們要到醫護室?」我問。
「很簡單呀!你們兩個都受傷了,賽傑看起來很想睡覺,妳看起來似乎也很不舒服,也需要止血,不進來要去哪?」他說。
我看著賽傑,他的右手臂有一道刀傷,而他的確精疲力盡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確實是這樣,我們把他服到床上休息,卻發現我自己也很累了。
「賽傑,聽說你是列光魂是嗎?我是天王組的組長,等一下集會時我們就交換職位,你就先好好休息吧!」肯勒說。
原本快睡著的賽傑聽了之後突然跳起來「誰跟你說的?萊助嗎?」
我看了看他,眼睛轉回肯勒身上,不敢看他,肯勒看了我一眼,在看看他,用眼神示意他是我說的。
「喂~妳不要亂說好不好?而且妳是魅羽吧!」
原本避開交點的我,開始轉回交點,並瞪著他,吼著「我不是魅羽,明明天使就很直接的跟你講『你是列光魂』你到底在否認個什麼啊!」
他瞪回來,說了「那是夢,夢說是,然道就一定是啊!搞不好根本沒有列光魂這種東西,倒是妳,妳這樣說已經很明確的承認妳有在讀我的心了。」
我開始更兇了「沒錯,我是有在讀,但那又怎樣?校長有說人類讀不到心嗎?只有說很難而已啊!」
「那妳用什麼證明妳不是魅羽?」
我快速的衝到他身邊,抓起他的右手,開始使用治癒,接著,他的手又奇蹟似的癒合了,突然,有陣睡意侵襲而來,我閉上眼睛,睡覺似乎已經是好幾天沒有做的行程似的,我撇像賽傑,他也睡著了,我閉上眼睛,任由睡意抽離我的精神。
我睜開眼睛,眼前又是個熟悉的陰暗城堡,瑟落爾在前方看著我,走了過來問著「妳怎麼那麼快又回來了啊!」
「哪有很快啊!我好幾天沒睡了耶!」
「妳剛剛才來過。」
我思考著,的確沒錯,我剛剛才來這裡學解鎖,話說為什麼我會這麼累?
「妳剛剛是不是使用了妳的治癒能力啊?」他問。
「對啊!怎麼了。」
「那個會減低妳的精力,甚至不用說妳才剛解完鎖一定馬上就想睡了。」
「那賽傑呢?他也很想睡的樣子。」
「沒記錯的話他是控制閃電的吧!他的原裡就跟妳不一樣了,他的是同性相斥異性相吸的原理,所以他碰到電會減低他的精力,如果是妳的話因為妳是魁掠,所以如果用了魁掠的能力就會減低妳的能力。」他開始解釋。
「那魁掠有幾種能力?」我問。
「一種,而且很弱,但學習力很強,如果是治癒的話雖然很傷身但什麼病都治的好。」
「不可能,我還有另一種能力,為什麼我可以用團體讀心術讀道不是天王組這團體的人的心聲?」
「妳發現了啊!另一種能力是惡魔得能力,因為妳是魅羽,身體裡有一滴惡魔的鮮血的關係。」
「所以我真的是惡魔?」
「不是,魅羽不等於惡魔,但魅羽太接近惡魔可能會被同化,如果接受他們的透支的話。」
「就是你上次對我使用的那種?」我問。想到那種令人絕望的感覺差點害我變成惡魔就令人非常生氣。
「我們這些惡魔還好,但如果妳接進的是撒旦的就很容易了。」
我想著,上次瑟落爾對我使用透支得感覺再加強幾倍,的確,如果是我可能也很難忍受那種感覺。
「如果我是魅羽,為什麼還有惡魔的能力?」我問。
「這個啊!就是魁掠的神秘點所在了。」他說。
「什麼啦!有解釋跟沒解釋一樣,所以要隱瞞他們千萬不能讓他們知道我是魁掠囉?」
「其實也沒必要那麼大費周章,他們也不是很了解魁掠。」
「最好是啦!剛剛有一個人就猜到我是魁掠了耶!」
「好啦!萊助有在關查那些事情是例外。」
「我不要有例外啦!」我生氣的吼著,我就是不要被猜穿。
「那妳能瞞就瞞吧!」
「那我惡魔的能力是讀心術嗎?」我盯著他的眼神,從頭到尾都不跟我仔細說的一件事。
「不是。」他突然變冷漠了,聲音裡又消失了對所有事的任何感覺,或許惡魔都是這樣沒有感覺,但我能很明確的說,他很不同。
「那是?」
「控制腦袋。」
我萬萬也沒想到是這個,我可能猜了很多答案,讀心術或者防護之類的,但從來沒想到會是控制腦袋。
「這什麼東西啊!」惡魔的能力真的很邪惡耶!我繼續說「那為什麼會有讀心術,而賽傑又讀不到我的心?」我問
「那個是妳的自我訓練,妳自學的或自己發現的,其實最終都跟控制腦袋有關。」




光星
http://blog.xuite.net/smpss94181/blog/217893372


2014-06-14 (土) | 編集 |
塞傑‧格瑞克

萊助帶著我走到一個草原,非常寬廣,由於是中午,所以天氣特別炎熱。

雖然只有兩個人,但總是有種第三人的能量在身邊迴盪,而且不尋常。

不過重點是對戰,不管他。

萊助轉過身,看著我,他的表情不是完全有自信的樣子。「開始吧!」

我將刀子抽出來,丟向一旁。

「你不用刀子?」他問,似乎早就預料的這種事。

我點點頭「1分48秒半,我一定能贏你。」

他皺了皺眉頭。接著一磴腳,飛上天,拔刀向我這裡砍來,我閃了過去,但在他即向地面的同時土地碎裂飛了起來,我將其中像我非來的那塊用力一打,往萊助的方向飛過,他拿刀一切,碎成一半。

隨後我向前飛進,但沒預料到他還有麻繩,像我這裡一捆,身上到處都是死結,應該是永來對付拉希的招示吧?我蹲下,地上鑽出一條土龍向上飛,同時扯斷了我身上的繩子。舉起手,天上烏雲密布,雷聲隆隆,並飛出一條雷龍向萊助飛去。

但是他似乎早察覺到這件事,跳了起來,站在雷龍的背上,像我這裡飛過來。

沒錯,可能是預知型魔法。

我直衝過去跳上龍背,乾脆跟他打搏擊。

我快速揮拳,雖然他全都防住,但是我抓到了一個空檔,混合雷電之力打向他的鼻子,讓他鼻血直流,但是我自己的心窩也被打了一下,害我嘔吐。

距離我預計的1分48秒半還差20秒,我乾脆召喚出落雷打向萊助,雖然對他來說傷害沒有很高,但是已經讓他掉下龍背。我騎著向他直衝而去,以我全身最強電力打向他,他以手擋住,但是被電到麻痺,同時我也消耗太多能量而跪倒。

1分48秒半。

趴在地上,所有我召喚出來的龍都因為失去能量而消失。

雖然我們又重新頭像太陽溫暖的懷抱,但是地面碎裂,凹凸不平,簡直就是大戰爭。

而且看這情況,應該是平手,不是我贏嗎?我都開啟那麼強的電力,萊助怎麼只是麻掉?

真是不能接受。

我稍微爬起來,坐著,看著他的眼神,眼神裡有一種我不解的神情,接著,他開口。

「你是烈光魂?」他問我。

我搖頭,我不想接受烈光魂這三個字。

「你是,除了夜音‧樁,只有烈光魂才有機會用能力解開我的繩結,而且你成功麻痺了我,雖然對我不太有用。」

「你不要亂講話!」我大吼。

他一攤手「我沒有亂講,你真的是。」

「我不是。」

「你是。」

「我不是。」

他嘆了一口氣說道「半斤八兩。」

我皺了皺眉頭「什麼東西?」

「反正你總有一天會接受的。」他說完,一跛一跛的走了回去。留下我在草原中,我躺下來,看著天,陷入沉思......

我該不該接受這個命運?





顯星

http://blog.xuite.net/bc011414/sssssssssssssss/216574641


2014-06-14 (土) | 編集 |
拉希‧凱瑟娜







痛慢慢侵襲著我,它套住我的脖子與手腕,套住我的四肢,我很了解,主要是四隻,但外人眼光看來,其實我整個人已經被打成死結的繩子套滿了全身。這技巧真好啊!但比不上夜音‧樁,我頭昏暈眩了一段時間,但我知道,我絕對不能死在這裡,要忍住,一定要忍住。
「現在感覺怎麼樣?」萊助冷冷得問,座在我下方的草地上,觀察著我脖子與手腕低落的滿地鮮血。
「我很好,非常好,你殺不了我的。」我忍住痛,努力的丟出幾句。
「為什麼妳還沒死?妳已經過了死的時間五小時了。」他抬頭用兇惡的眼神問著。
原來如此,是預知,但我不會那麼容易善罷甘休的。
接著,我閉上眼睛,我不知道這能做什麼?我該裝死讓他放了我,還是我要繼續維持我的堅持?
不久後,眼前出現了一個熟悉的景象,等我意識過來,有一個人已經在我身後了。我轉頭一看,是他,瑟落爾,或許他可以教我怎麼解鎖。
「妳怎麼那麼快就回來了?」他問。
「是我才要問你為什麼我會一閉上眼睛就到這裡來吧!」
「因為妳是血魅,所以命運已經在這裡上了聯繫。」
「那你可不可以教我怎麼解鎖,你是老師應該會吧!」
「是會啦!但那要學很久喔!要學到什麼程度的?」
「我要學到夜音‧樁程度的。」
「那要學一段時間。」
「那現在只要教我怎麼解萊助的鎖就好了。」
「那也是高難度的,要看妳的實力了。」他說完,一條繩子從他手中出沒,往我這裡飛來,我本能的閃躲,卻發現,我一動也動不了。也是啦!我現實上還是被綁住的。
我任由繩子把我綁住,卻無任何知覺,因為我已經被萊助綁的很緊了。
「妳把這個繩子解開,妳現在應該動不了,所以有能力把它弄開,就代表妳能解開萊助的繩子了。」
我研究了這繩子,而瑟落爾則坐在地上盯著我的動作,並且用口說方式指導,一段時間後,繩子終於解開了,繩子的定義真的很難,雖然這是最基本的,但還是有很多內容。
「好,萊助幫妳綁上的是這個的加強版,妳等一下思考一下先從哪裡動手,可能可以解決,妳學習力很強,思考能力也很強,應該可以思考的出解鎖的方法。
「就這樣?萊助那個不只這樣吧!」
「這已經是精英版了,萊助那個是可以用這個的公式套出來了,妳自己加油吧!」接著他把我的意識往外推,我就像一種被強迫拉醒的熟睡中孩子,只是他是用推的。
醒來後,我發現我頭更昏了,不行,一定要快點解,我不能死在這裡。
「妳居然還沒死啊!我還以為妳已經死了。」他依然在觀察我的鮮血,他的手中已經滿滿的鮮血與溶液,似乎再思考什麼。
「我說過我很好。」我吼著,這時我的疼痛感富蓋我的身體,我開始觀察我的繩結,是死結沒錯,著重在四肢,但似乎沒有完全沒救的可能。
繩節必須先解四肢才能解身體,可是四肢的繩結套在身體的繩結下方,所以必須先解身體。
接著我努力的扭著身軀,並且兩腳前後上下不停的轉,有時必須翻一圈或著翻過樹枝,接著身體的繩結解開了,我鬆了不少,但重點是四肢,接下來因為沒有身體的繩節影響,四肢拉的更劇烈,鮮血不斷的流進地面,我看著鮮血的流向,發現萊助再看我,已經不繼續他的思考。
「妳會解繩結?」他問。
「會一點。」我說。
「是嗎?」接著他又繼續沉默了,但似乎不繼續思考本來的問題。
我試著閉上眼,感受他的氣息,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同組的用團體讀心術可不可以,但是或許可以成功,雖然機率很低。
突然他的思考出現在我腦海「為什麼?那種程度沒有人可以解,先不用說重點,就算是一點結都很困難,她到底是什麼?」
我睜開眼睛,往他看過去,他再看我,我們對上眼,但彼此都出現了殺氣與疑惑。
「你是天王組的?」我問。
「不是,也跟妳無關。」他說。
不是?那為什麼可以用團體讀心術?他再看我,眼裡滿滿的猜疑。
我的頭繼續的昏昏沉沉,我現在已經有些呼吸困難,我再不趕快,就要失去意識了。我思考著該從哪裡下手,背部還有一些結,我從右手開始下手,接著四肢的繩結都鬆開後,只剩脖子了,我開始感到一種更劇烈的拉扯感,已經無法呼吸了。不行,絕對不能死在這裡。
我的手開始往脖子上摸,脖子已經扯出很多道鮮血,已染紅了整條薑繩,接著我摸著樹枝,我吃力的用手指勾著樹枝,我的手沒有那麼高,但能溝到邊,很快的,我脖子的繩結也解開了,我的身體往下墜落,本來想站穩,卻發現雙腳已經近乎到一種無力的狀態,突然,有一隻手把我拉了回去。
我坐在樹枝上,抬頭看著拉我的人,是萊助,他什麼時候爬上去的?
「拉希,妳是魅羽吧!」他把我拉起來,盯著我,邊問著。
「不是。」
「而且還是魁掠是吧!」
為什麼他連魁掠都知道?他到底是多神的人啊!
「都不是。」
「我會讓妳承認妳是的。」
「我不會說不是事實的東西。」
接著他把我推下去,我重重的落入地面,跌進我滿滿的鮮血中。我閉著眼,努力拉回我的正常呼吸,頭昏沉得更劇烈,並努力控制自己不要睡著,如果我睡著,他不知道會在對我做什麼。
我聽到了一個腳步聲往我們這裡走來,我努力的睜開我的眼睛,昏沉的感覺驅使我閉上眼睛,就這麼的沉睡,但我努力的揮開放鬆的慾望,往腳步聲那裡看去,是賽傑,他站在我旁邊,往下看著我,又抬頭看著萊助。
他開口了「拉希是自己破壞繩子的嗎?」
完了,千萬不要,一個已經那麼難對付了,欺騙別人也是很惱人的一件事。
「不是。」他冷冷的對他說。
我驚訝的看著萊助,他...要幫我騙他?
「是你放的?」
萊助沉思一段時間後答道「對。」
我看著萊助,他跳下來,直接往門口走去,一句話也沒再說了。
「萊助,等一下,我要跟你下戰帖。」賽傑很認真的大聲跟他喊道。
他又再次回到沉思的狀態,幾分鐘後他回了一句「可以,但在沒有人的地方。」
「不行,我要校長見證。」
「那你請回吧!」
「好吧!我答應你,在沒有人的地方。」



光星
http://blog.xuite.net/smpss94181/blog/216559089


2014-06-14 (土) | 編集 |
塞傑‧格瑞克

我看著剛剛拉希被拖出去的門口。

真是陰暗阿,對我來說。

我其實是故意這麼做的,因為我要看看他是不是魅羽。如果是魅羽對那種程度的麻繩術不會有任何感覺,甚至能破壞掉;相對的,如果是人類,應該馬上就會死。

但我相信他不會死。

另外,我還有另一個原因。

我要好好跟校長談一談。

我轉個身,收起刀。「校長,萊助他的麻繩術,是不是最高級?」我問。

「不是,差兩級。」他說。

「那個女孩會死嗎?」我問。

校長大笑「他一定會死,除非萊助放了他。」他繼續「我們的萊助,可是人才啊!」

「他不會死的」我堅定的說。

「不可能!他只是個人類。」

「但他不是個普通的人類。」我說「他似乎有讀到我的夢境。」

校長大為震驚「但他只是個人類,而你也只是個普通的守護者。」

我反駁「校長,你一直拘泥於『他是人類』這個想法,但你別忘了,你我,甚至所有守護者全都是人類,只是我們都有特異功能。」我停了一秒「還有,我並不普通。」

校長沉默了一下,開口說道「我們學校沒有特別的守護者,除了萊助,他有特別血統加上後天的努力造就了現在的實力,你有嗎?」

這句話讓我很火大,血統有啥用?我也有阿!所有實構性魔法對我來說威力減半,有很弱嗎?

但我想辦法不發飆,因為這樣似乎很幼稚。「如果你不信,我可以跟他打一場。」

校長笑了一下「我覺得你會被秒殺。」

「放心吧!我相信那女孩也打的贏。」

「你們只是睡了一覺就變化那麼大?」

「因為我讀到他的夢,他是魅羽。」

校長瞪大雙眼,隨後更加緩和。「魅羽阿,那烈光魂呢?」他低語。

「問他阿。」我說。

「如果他真的能打贏萊助,但不代表你一定贏阿!」

「放心吧!加上我隱藏實力玩玩的時間,1分48秒半,我一定能贏。」

校長站起身,拍了一下桌子。「再說吧!你們就打一場!只希望你不要死。」







顯星

http://blog.xuite.net/bc011414/sssssssssssssss/216160884


2014-06-14 (土) | 編集 |
拉希‧凱瑟娜




我坐在神像旁,沉思著待會等賽傑醒來要怎麼跟他說我不是魅羽。
「可惡,怎麼會有那麼多撒旦。」他在說夢話。
撒旦?為什麼天堂有撒旦?我過去他的身旁,閉上眼睛,感受他的氣息。有一種忽隱忽現的感覺飄過,很難感受它在我身體裡是存在的,或許這跟阻止別人讀心是一樣的感覺吧!這一刻我突然很高興只有我能使用這種能力。
我感受他的氣息,努力的把他的氣息往我這裡塞進來,並且讀著內容。
夢裡有無數個撒旦再攻擊他,用賽傑的眼睛去看他們的動作,或許可以找到能殺掉撒旦的方法,但是為什麼會有那麼多撒旦?
當我在控制自己的意識也控制自己的思考時,有一隻撒旦看著我,眼裡看的是我,不是賽傑,雖然用同雙眼去看,但感覺卻不一樣。我相信賽傑他應該也已經查覺了。
「幹嘛啦!」整場的撒旦一動也不動的看著賽傑,只有那個撒旦,他看的是我。
接著,撒旦的幻影一個一個消失,只留下看著我的撒旦。
我順道讀著賽傑的心聲「現在是什麼情況?那是真的撒旦還是假的撒旦?他明明是再看我,但我為什麼會覺得他再看別個地方?」
他用一種我最熟悉的面孔與感受貼進了賽傑,但眼神依然是盯著我,他的影像越來越模糊,但越來越貼進賽傑,最後他丟下一句之後就消失了。
「最迷人的鮮血啊!我們還會再見面的。」他說完。猶如他揮開我而撞擊牆壁的力道揮開我的讀心術,我又再次往牆壁撞去,這次我沒有頭暈目眩的感覺,但賽傑卻醒了。
他帶著疑惑的感覺看著我,往我這裡走來。
「拉希,我有撞到妳嗎?為什麼妳會在我旁邊?」他問
「不知道。」我站穩身子,準備走出去,卻被他叫住了。
「拉希,問妳一個問題,妳是不是魅羽?」
「不是。」
「真的嗎?」
「真的。」我看著他手臂上的傷疤,轉了身,到他旁邊,用我冰冷的手碰著他的傷口,接著,傷口又奇蹟似的癒合了。
看來,我是真的有魁掠族血統,雖然不想承認,但它可以幫我隱瞞我的身分。
「妳...有魔力?」
「對,我不是魅羽。」
「那妳是臥底嗎?」
我瞪他,好一段時間後我轉身,開起門,走了出去。
「回答我,要不然我殺了妳。」
「隨便你怎麼想。」我說
接著一個拔刀的聲音傳出,我回頭看,他拿著刀子揮向我,看來他已經認為我是臥底了,但是,我還不能死,我要報仇,我的手瞬間擋住了他的刀,往下一揮,鮮血從我手腕上不斷的流出,在我腳下的地板滿是滴落的鮮血。
突然,一個聲音對我們喊到。
「你們到底在幹嘛?打架啊!」一個男生往我們這裡衝過來,檔再我們的中間。
賽傑不理會他,把他推向一旁,用力的抓著我的手到校長前方,把我往前方地板推。我跌在地板上,瞪著他,他讓刀從手間快速的移到我前方,刀與我的鼻間相距不到2吋的距離。
「給我當場承認妳是不是臥底。」他用刀尖指著我說到。
「隨你怎麼想。」
「妳不說就等於承認妳是臥底了,來人啊!快把他敢出去。」他叫到。
剛才那個叫萊助的人走到我面前,手中是一個大麻布袋與一個薑繩,這次我不反抗,讓他把我綁住,他比之前更用力的綁我,且綁了很多死結,雖然這沒有夜音‧樁的繩子難受,但已經夠難受的了。
「你們幾個先給我等一下,賽傑,你可以先說眀為什麼她是臥底嗎?應該沒有哪個笨人類會笨到去當撒旦的臥底吧!」剛才阻止我們的那個男生說。
「她有魔力。」
「可是這樣沒辦法說明她一定是臥底呀!」
「但是她沒有說她不是呀!正常來說被誤會應該會急著解釋吧!」賽傑吼道。
萊助把我綁得更緊了,接著,他沒有把我裝進麻布袋,直接把我帶出學院,垂吊在學院旁的一顆樹上。
「妳就給我死在這裡吧!到時候我們會把妳的屍體丟進賠罪焚化爐裡燒」
那是什麼東西啊!
我撐著,我絕對不能死,要不然我就沒有辦法報仇了
幾小時候那個幫我說話的男生來到我旁邊,問了我一句。
「很難受嗎?」
「還好。」
「居然撐得住萊助的死結我還真佩服妳。」
「他也是打結的能力嗎?」我問。
「不是,但他是全校裡最傑出的人,他什麼都會,正常來說妳到這時候應該已經快死了。」他說。
「為什麼要幫我說話?」我問。
「因為我是把妳救回來的組對隊長,我很清楚妳絕對不是臥底。」
「那你要把我放下來嗎?」
「沒辦法,除了夜音‧樁,沒有人可以破他的死結。」
「那你過來幹嘛?」
「我只是想問妳妳到底是什麼人?」
「我是人類。」
「不可能。我親自帶妳回來時已經幫妳測過血液了,妳不單純是人類吧!」
「我是人類,既然你這麼覺得為什麼不跟他們說。」
「我連妳是什麼都不知道要怎麼說?」
「那你覺得我是什麼?」
「我們組的測驗機上顯示,妳不是人類也不是惡魔,但妳也不是天使,也不是守護者。」
「那你的測驗機肯定有錯,我是人類。」
現在要怎麼辦啊!我不可能跟他說我是魅羽。
「妳在讀賽傑的夢中時妳讀到什麼?」
「我讀到他是列光魂。」
他震驚了幾秒後,臉部緩和下來,嘴裡說著「看來,我應該要讓位了。」
「什麼意思?」
「我是天王組的組長,如果他是列光魂,那我就必須讓位了。」
「那你應該很希望我快點死吧!我如果到你們那邊,我會是累墜。」
「拉希,我並不會那樣想,妳知道嗎?裡面的籤其實全部都是天王組,我故意讓你們到我這邊來的。」
「幹嘛這樣,沒事找事做。」我撇開眼神,不在與他對話。
「或許是這樣,但是我很想觀察你們,因為你們兩個都很特別,尤其是妳,我總有一天會測出妳是什麼人的。」
「你測啊!反正到時候我已經死了。」
我說完,有個聲音傳了過來「肯勒,你在這幹嘛,誰都不准救她。」萊助看了我一眼,在盯著他。
「沒有。」他轉身,往學院入口處走去。
既然是組長,為什麼會怕萊助,我看著萊助,一直無法懂他到底有什麼能力可以讓大家都遵從他。
「看什麼?拉希,為什麼妳到現在都還沒死?」他問。
「我然到現在一定會死嗎?你又沒辦法看到我什麼時候會死。」我瞪他。
「正常狀況妳一定會死,為什麼妳的命運不一樣。」
「你在說什麼?」命運?是這個讓大家不趕抵抗嗎?他能看到命運?還是他能創造命運?


光星
http://blog.xuite.net/smpss94181/blog/216071027


2014-06-14 (土) | 編集 |
賽傑‧格瑞克







「你還真是個出色的列光魂。」

天使的話猶言在耳,因為我不懂甚麼叫做出色?還有,我不承認我是列光魂。

但那大力的一戳又把我拖回現實。

「走,塞傑,進行試煉。」天使說。

「%$^!我不想當列光魂!」我大吼,髒話破口而出「如果那麼麻煩,我想選擇辭職,跟阿珍姨一樣!」

「喔你說住在你家隔壁以前當海王祖總隊長的那個阿姨喔?」

「對啦!」我回道。

「那你還是得進行試煉。」雖然天使的話語溫柔,但是對我來說震耳欲聾。

「^%&%^&$&^%&^!上帝啊!我要辭職!」我對天怒吼。

結果卻慘遭雷劈。

但我沒事。

「你被雷劈還沒事?」他問我「真是傑出啊!」

算了,死還是得當列光魂「好啦!試煉是啥?」

她向前走一步,將翅膀化為一支筆,點一下,眼前出現了一個怪人。

「這是撒旦幻像,打倒他。」

這讓我想起以前在讀拉希的夢時出現那殺人滅口的怪物。好像有一點點印象。

不過,打撒旦?「我還沒變強就叫我打撒旦,你神經有問題喔?」

「放心!撒旦幻像比原來的撒旦弱幾千倍」他說。

結果那幻象衝過來,重重的把拳頭向這裡打來。

還滿痛的。

「打他阿!」他說

「@#$!打不過啊!」

結果又來一拳,我閃過了,但是他的攻勢未結束,黑色的火焰從天空上掉下來,差點砸重我。

他一轉身,對我噴出黑色火焰,喊了一聲「黑炎」。

「@#$!你差點把老子打死!」我發飆。

我伸出手掌,製作一個法陣,向前一推,八支雷龍殘魂非過去打向撒旦的幻象。

他整個人飛走,化為一股煙,消失。

「原來妳是控制雷電者,難怪雷劈都沒用。」天使在一旁一邊鼓掌,一邊說。

「你用那麼不科學的方法製造撒旦叫我打,我差點被火燒死你知道嗎?」

他一攤手「對阿,魔法不是分『實構』跟『幻構』嗎?」

「對啊!我就是指會打實構阿」

「可是對付撒旦兩種都要熟練ㄟ」

他這番話讓我很火大。

接著他又繼續用那隻欠扁的筆點十下「接下來,打十個。」

「啥米?你以為我是『別問』喔?」







顯星

http://blog.xuite.net/bc011414/sssssssssssssss/214948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