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6
2014-05-29 (木) | 編集 |
拉希‧凱瑟娜



有一道冷冽的寒風吹著我,風裡帶著一絲絲邪惡的灰暗感,很熟悉卻又很陌生,有一些屬於我的氣息,我慢慢的睜開了我的眼睛,我正斜躺在陌生的草皮上,膝蓋微彎。
明明是草皮,卻有種寒毛刺骨的感覺,本該綠油油的草地似乎回應了周圍的寒風也變暗沉了,我輕輕的站起來,回想著當初我再的地方,前方有一道城牆,似乎是有人居住的城堡,但牠,是黑色的。
「離天最近的地方?是嗎?這裡是天堂?」如果硬要這樣說的話那代表我成功了,可是天堂怎模會讓人感到不舒服?
「女孩,妳醒了啊?」有一道聲音從我後方傳來,驅使我的身體本能的轉頭後往後跳了幾步。
「你是誰?」眼前是一個男人,是那個男人,讓我恨不得現在殺了他的男人,是他-撒旦。
「妳應該知道我是誰了吧!孩子,我一直再等著這天跟妳見面呢!」他的笑容秤拖著些許邪惡的氣息。
這一刻我耐不住性子,往前飛奔,我的速度一直都很快,就因為我平時住在山上,所以練熟了速度,我並不怕他殺了我,我只怕我來不及殺了他就死了。
「別這麼急嘛!女孩。」他說完似乎已消失在我眼前,使我困惑了幾秒,接著有一道重重的力道從我後方襲擊我,我以慣性定律往前飛撲,撞上了黑色城牆,直直的墜落。
我無意識了幾秒後,接著頭暈目眩的感覺襲向我,我微微的睜開眼睛,瞄著撒旦往我走來卻無力再站起。
「就說別那麼激動嘛!我有安排一個導師給妳喔!」他說完,有一道糢糊的身子出現在他身旁,漸漸的現出了本來的樣貌。
「他叫做瑟落爾,之後就是教導妳怎麼使用自己能力的導師。」說完他的身子漸漸變淡,消失在環繞著周圍的迷霧裡。
「為什麼要教我使用能力?」我虛弱的聲音帶著質疑的氣息,小心翼翼的問著。
「這是撒旦委託的,我要跟妳說一件事,現在要帶妳離開這裡。」說完他面無表情的走向我,把手放在我的額頭上。我看著一道黑色的光進入了我的額頭,接著一種絕望的無助感燃燒著我,我努力的掙脫這種感覺,卻意外的發現先前的頭昏目眩已經消失了。
我站起身,小心的盯著他不透露任何感情的眼神「那個是什麼?」
「透支,一種惡魔專屬的能力,專門對妳這種人。」在他說到「專門對妳這種人」我顫抖了。接著他揮著手,迷霧包圍了我們,我不自然的盯著四周,接著發現周圍的黑暗漸漸變成了光明,我困惑著盯著四周,當迷霧漸漸散去時光芒灑在我的身上,讓我了解到,這才是天堂,剛剛那裡根本是地獄。
瑟落爾示意我跟他一起躲在草叢裡,這裡的草比起撒旦的堡塔,舒服多了,不久後我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往前窺視,發現了一個剛認識不久的少年。
「賽傑!」我驚呼,他怎麼會在這裡?
接著,瑟落爾把我的嘴巴遮住,眼神示意我別說話。
「我來是有件事情要告訴你。」一個長了翅膀的人對他說
「啥事情?難道說你要告訴我那種,我是啥米傳說啦!可以拯救世界啦的話。」賽傑回道。
「對」
「啥?還對勒?」
「告訴你,你是烈光魂,傳說中的神之力量。」
「唉!是烈光魂,這是一種上帝指派給人們的力量,除非在重大危機時,才有可能出現。」他嘆了一口氣說著「列光魂要找到一個跟自己完全相反的人,不管是個性、情緒,列光魂是人們的希望,人類活下去的唯一寄託,一旦得到此神力的人,會斬除一切罪惡,毀滅一切禍害。但是要此人的神力完全爆發,需要找到『魅羽』。」
「列光魂是什麼東西啊!?」我小聲的問著瑟落爾。
「就跟那天使說的一樣,是神之力,也就是妳的朋友。」
我本來想說他不是我的朋友,但後來想想還是算了,懶得解釋那麼多,繼續看下去。
「魅羽是啥?」
「我不知道。」他搖搖頭說著。
「你天使ㄟ還不知道?」他惱怒
「魅羽是在烈光魂出現時會自動產生,他是隨機的,很難找到。」他說「但是有一種方法可以找到。就是魅羽跟烈光魂一旦遇到,就會開始產生緣分,比如說年齡生日之類的。還有阿,他們多半一開始是沒有魔法的。」
「他不會指我吧!?」我輕聲的問著。
「簡單說魅羽就是妳沒錯,但惡魔不稱魅羽,我們稱『血魅』。」他冷靜的說著。
「那如果我說我想辭職呢?」我問。
「那是不可能的事。」
「看你的表情,似乎想到誰了?他有可能是魅羽喔。」那個天使問著。
「有一個跟我年紀差不多的女孩,生日式5月8號,他沒有魔法......」他說。
「瑟落爾,如果我想隱瞞他我是魅羽,做的到嗎?」我問他。
「一般血魅很難,但是妳或許做的到。」他說。
「為什麼?」我問
「因為妳不是一般血魅,妳有魁掠族的少數名族血統,又是個人類,所以妳是有能力的,妳其實跟守護者是完全不同的生物。」
「魁掠族是什麼?」
「一種不屬於人類也不屬於惡魔不屬於守護者也不屬於天使得少數名族,有別人沒有想過的能力。」
「所以我有機會可以殺掉你們嗎?」我毫不掩飾的問。
「有。」
還真的是一個好老師,居然可以跟我講這麼多都不怕我反擊他們,如果不是他們本身很有把握不可能被我殺掉,那就是他其實根本不是惡魔。
「我知道妳在想什麼,我是惡魔,不要懷疑。」
「我知道跟不知道又能怎麼樣了?」我嘲諷道。
他不理我我的嘲諷,反道問了我「為什麼妳會想隱瞞列光魂妳是血魅?這樣對妳不利吧!」
「因為我想要自由,我想要戰鬥,我想要殺掉你這種種族的所有人,如果我告訴他,他不就一定要保護我了嗎?怎麼可能讓我去戰鬥?」
「拉希仔細看。」
我又再次盯回天使與賽傑得兩人對話,看著賽結盤座在草地上眼睛閉起,似乎在座什麼事。
「他在做什麼?」我問。
「他在讀妳的夢。」
「什麼?那要怎麼做?我不能讓他讀到。」
「冷靜一點,妳仔細在腦袋裡想著一個很真實的畫面,往他的氣息那裡推去。」
我努力的浮現出內心的憂愁,一邊想著在一邊感應著賽傑的氣息,往賽傑那裡慢慢的推過去。
「妳剛剛想了什麼?」
「我沒注意。」
我盯著賽傑看,賽傑的脖子流下了幾滴汗水。等等,我剛剛到底想了什麼?
「賽傑,你在感應另一個人的夢嗎?」
「對。」他睜開眼睛,不再感應,繼續說「可是,她似乎有陰影,然怪她態度都一直很不好。」
「等等,我剛剛是不是把我家人被撒旦殺了的畫面送進他腦袋裡了?」
「應該吧?」他冷靜的樣子讓我有點火大。
「那現再怎麼辦?」我緊張的問。
「只是過往而已,怕什麼?妳又還沒讓他知道妳現在在偷窺他。」
「過往還是不行。」
「如果妳怕了的話妳也可以什麼都不想啊!讓他以為妳沒有在做夢,因為任何人都讀不到妳的心,包括他,雖然血魅的解釋是只有列光魂讀的到,但因為妳是魁掠所以他也讀不到。」
好啊!瑟落爾老師,現在我有點生氣了,看你要怎麼辦?
接著有一個聲音打斷了我憤怒的思緒「有敵人闖進這裡了,大家注意。」
敵人?是指我們吧!這下可好了,連我有沒有再偷窺他都知道了。
「拉希,快點,使用隱。」瑟落爾說。
「那是什麼?」
「隱身術,妳會用的絕招,妳先放鬆心情,讓心神平定後,想像自己是顆石頭,至少外表可以瞞住他們。」
我照做了,努力的放鬆,把一切惱怒的情緒都丟到一旁,放鬆之時慢慢的想著我是顆石頭,流水聲衝著我的身體,寧靜的感覺環繞著我四周,不時在看著賽傑的反應。
「是誰在那裡?快出來。」一個聲音在前方吼著,接著瑟落爾站起身再次面無表情的盯著天使。
「瑟落爾,你來這裡幹什麼,你平時不是一個這麼會違反約定的惡魔。」那天使說著。
「不是來查看情報,是來看列光魂的樣子。」他說。
「那就是查看情報了,請你出去。」他冷靜但兇狠的眼神盯著他。
「好,不好意思,我不會再犯了。」
「知道就好。」
天使說完,原本以為沒事,但又讓人緊張起來了,我努力的維持平靜,免得隱身失敗。
「天使,這裡還有另外一個人。」賽傑說著,往我這裡走來。
「是惡魔嗎?」天使問。
「不是,但我認不得她是什麼。」他嚴肅的說。
原來如此,到了天堂或地獄我不是人類的氣息就會很明顯,現在我要怎麼辦?
他蹲下來,碰著我的身體,疑惑的看著我說到「這明明是石頭,卻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氣息,好像剛剛就在監視著我們。」
「賽傑,你真的有史以來是最傑出的列光魂了,我是上輩子的列光魂卻沒發現。」
原來如此,所為的天使就是指,我們這一屆之前的列光魂,而且我到了這邊後氣息就會更明顯了。
「瑟落爾,那個是什麼?」
「不知道,應該是監測器之類的東西。」
「快拿走。」
「好」接著迷霧又覆蓋了我們,我們又回到了惡魔堡塔。
我有漸漸的甦醒了,離開了這個另人感到不舒服的堡塔。





光星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No title
出現啦好棒v-344

話說字好像太大了要不要調小一點XD
2014/05/31(Sat) 15:17 | URL  | ㄍㄉ #-[ 編輯]
No title
好像真的耶!(望
沒關係
因為光星有點懶(啥?
所以就這樣吧!(去死啦!
2014/06/14(Sat) 15:01 | URL  | 光星 #-[ 編輯]
留言:を投稿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