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07
2014-06-14 (土) | 編集 |
拉希‧凱瑟娜




我坐在神像旁,沉思著待會等賽傑醒來要怎麼跟他說我不是魅羽。
「可惡,怎麼會有那麼多撒旦。」他在說夢話。
撒旦?為什麼天堂有撒旦?我過去他的身旁,閉上眼睛,感受他的氣息。有一種忽隱忽現的感覺飄過,很難感受它在我身體裡是存在的,或許這跟阻止別人讀心是一樣的感覺吧!這一刻我突然很高興只有我能使用這種能力。
我感受他的氣息,努力的把他的氣息往我這裡塞進來,並且讀著內容。
夢裡有無數個撒旦再攻擊他,用賽傑的眼睛去看他們的動作,或許可以找到能殺掉撒旦的方法,但是為什麼會有那麼多撒旦?
當我在控制自己的意識也控制自己的思考時,有一隻撒旦看著我,眼裡看的是我,不是賽傑,雖然用同雙眼去看,但感覺卻不一樣。我相信賽傑他應該也已經查覺了。
「幹嘛啦!」整場的撒旦一動也不動的看著賽傑,只有那個撒旦,他看的是我。
接著,撒旦的幻影一個一個消失,只留下看著我的撒旦。
我順道讀著賽傑的心聲「現在是什麼情況?那是真的撒旦還是假的撒旦?他明明是再看我,但我為什麼會覺得他再看別個地方?」
他用一種我最熟悉的面孔與感受貼進了賽傑,但眼神依然是盯著我,他的影像越來越模糊,但越來越貼進賽傑,最後他丟下一句之後就消失了。
「最迷人的鮮血啊!我們還會再見面的。」他說完。猶如他揮開我而撞擊牆壁的力道揮開我的讀心術,我又再次往牆壁撞去,這次我沒有頭暈目眩的感覺,但賽傑卻醒了。
他帶著疑惑的感覺看著我,往我這裡走來。
「拉希,我有撞到妳嗎?為什麼妳會在我旁邊?」他問
「不知道。」我站穩身子,準備走出去,卻被他叫住了。
「拉希,問妳一個問題,妳是不是魅羽?」
「不是。」
「真的嗎?」
「真的。」我看著他手臂上的傷疤,轉了身,到他旁邊,用我冰冷的手碰著他的傷口,接著,傷口又奇蹟似的癒合了。
看來,我是真的有魁掠族血統,雖然不想承認,但它可以幫我隱瞞我的身分。
「妳...有魔力?」
「對,我不是魅羽。」
「那妳是臥底嗎?」
我瞪他,好一段時間後我轉身,開起門,走了出去。
「回答我,要不然我殺了妳。」
「隨便你怎麼想。」我說
接著一個拔刀的聲音傳出,我回頭看,他拿著刀子揮向我,看來他已經認為我是臥底了,但是,我還不能死,我要報仇,我的手瞬間擋住了他的刀,往下一揮,鮮血從我手腕上不斷的流出,在我腳下的地板滿是滴落的鮮血。
突然,一個聲音對我們喊到。
「你們到底在幹嘛?打架啊!」一個男生往我們這裡衝過來,檔再我們的中間。
賽傑不理會他,把他推向一旁,用力的抓著我的手到校長前方,把我往前方地板推。我跌在地板上,瞪著他,他讓刀從手間快速的移到我前方,刀與我的鼻間相距不到2吋的距離。
「給我當場承認妳是不是臥底。」他用刀尖指著我說到。
「隨你怎麼想。」
「妳不說就等於承認妳是臥底了,來人啊!快把他敢出去。」他叫到。
剛才那個叫萊助的人走到我面前,手中是一個大麻布袋與一個薑繩,這次我不反抗,讓他把我綁住,他比之前更用力的綁我,且綁了很多死結,雖然這沒有夜音‧樁的繩子難受,但已經夠難受的了。
「你們幾個先給我等一下,賽傑,你可以先說眀為什麼她是臥底嗎?應該沒有哪個笨人類會笨到去當撒旦的臥底吧!」剛才阻止我們的那個男生說。
「她有魔力。」
「可是這樣沒辦法說明她一定是臥底呀!」
「但是她沒有說她不是呀!正常來說被誤會應該會急著解釋吧!」賽傑吼道。
萊助把我綁得更緊了,接著,他沒有把我裝進麻布袋,直接把我帶出學院,垂吊在學院旁的一顆樹上。
「妳就給我死在這裡吧!到時候我們會把妳的屍體丟進賠罪焚化爐裡燒」
那是什麼東西啊!
我撐著,我絕對不能死,要不然我就沒有辦法報仇了
幾小時候那個幫我說話的男生來到我旁邊,問了我一句。
「很難受嗎?」
「還好。」
「居然撐得住萊助的死結我還真佩服妳。」
「他也是打結的能力嗎?」我問。
「不是,但他是全校裡最傑出的人,他什麼都會,正常來說妳到這時候應該已經快死了。」他說。
「為什麼要幫我說話?」我問。
「因為我是把妳救回來的組對隊長,我很清楚妳絕對不是臥底。」
「那你要把我放下來嗎?」
「沒辦法,除了夜音‧樁,沒有人可以破他的死結。」
「那你過來幹嘛?」
「我只是想問妳妳到底是什麼人?」
「我是人類。」
「不可能。我親自帶妳回來時已經幫妳測過血液了,妳不單純是人類吧!」
「我是人類,既然你這麼覺得為什麼不跟他們說。」
「我連妳是什麼都不知道要怎麼說?」
「那你覺得我是什麼?」
「我們組的測驗機上顯示,妳不是人類也不是惡魔,但妳也不是天使,也不是守護者。」
「那你的測驗機肯定有錯,我是人類。」
現在要怎麼辦啊!我不可能跟他說我是魅羽。
「妳在讀賽傑的夢中時妳讀到什麼?」
「我讀到他是列光魂。」
他震驚了幾秒後,臉部緩和下來,嘴裡說著「看來,我應該要讓位了。」
「什麼意思?」
「我是天王組的組長,如果他是列光魂,那我就必須讓位了。」
「那你應該很希望我快點死吧!我如果到你們那邊,我會是累墜。」
「拉希,我並不會那樣想,妳知道嗎?裡面的籤其實全部都是天王組,我故意讓你們到我這邊來的。」
「幹嘛這樣,沒事找事做。」我撇開眼神,不在與他對話。
「或許是這樣,但是我很想觀察你們,因為你們兩個都很特別,尤其是妳,我總有一天會測出妳是什麼人的。」
「你測啊!反正到時候我已經死了。」
我說完,有個聲音傳了過來「肯勒,你在這幹嘛,誰都不准救她。」萊助看了我一眼,在盯著他。
「沒有。」他轉身,往學院入口處走去。
既然是組長,為什麼會怕萊助,我看著萊助,一直無法懂他到底有什麼能力可以讓大家都遵從他。
「看什麼?拉希,為什麼妳到現在都還沒死?」他問。
「我然到現在一定會死嗎?你又沒辦法看到我什麼時候會死。」我瞪他。
「正常狀況妳一定會死,為什麼妳的命運不一樣。」
「你在說什麼?」命運?是這個讓大家不趕抵抗嗎?他能看到命運?還是他能創造命運?


光星
http://blog.xuite.net/smpss94181/blog/216071027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