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11
2014-06-14 (土) | 編集 |
拉希‧凱瑟娜







痛慢慢侵襲著我,它套住我的脖子與手腕,套住我的四肢,我很了解,主要是四隻,但外人眼光看來,其實我整個人已經被打成死結的繩子套滿了全身。這技巧真好啊!但比不上夜音‧樁,我頭昏暈眩了一段時間,但我知道,我絕對不能死在這裡,要忍住,一定要忍住。
「現在感覺怎麼樣?」萊助冷冷得問,座在我下方的草地上,觀察著我脖子與手腕低落的滿地鮮血。
「我很好,非常好,你殺不了我的。」我忍住痛,努力的丟出幾句。
「為什麼妳還沒死?妳已經過了死的時間五小時了。」他抬頭用兇惡的眼神問著。
原來如此,是預知,但我不會那麼容易善罷甘休的。
接著,我閉上眼睛,我不知道這能做什麼?我該裝死讓他放了我,還是我要繼續維持我的堅持?
不久後,眼前出現了一個熟悉的景象,等我意識過來,有一個人已經在我身後了。我轉頭一看,是他,瑟落爾,或許他可以教我怎麼解鎖。
「妳怎麼那麼快就回來了?」他問。
「是我才要問你為什麼我會一閉上眼睛就到這裡來吧!」
「因為妳是血魅,所以命運已經在這裡上了聯繫。」
「那你可不可以教我怎麼解鎖,你是老師應該會吧!」
「是會啦!但那要學很久喔!要學到什麼程度的?」
「我要學到夜音‧樁程度的。」
「那要學一段時間。」
「那現在只要教我怎麼解萊助的鎖就好了。」
「那也是高難度的,要看妳的實力了。」他說完,一條繩子從他手中出沒,往我這裡飛來,我本能的閃躲,卻發現,我一動也動不了。也是啦!我現實上還是被綁住的。
我任由繩子把我綁住,卻無任何知覺,因為我已經被萊助綁的很緊了。
「妳把這個繩子解開,妳現在應該動不了,所以有能力把它弄開,就代表妳能解開萊助的繩子了。」
我研究了這繩子,而瑟落爾則坐在地上盯著我的動作,並且用口說方式指導,一段時間後,繩子終於解開了,繩子的定義真的很難,雖然這是最基本的,但還是有很多內容。
「好,萊助幫妳綁上的是這個的加強版,妳等一下思考一下先從哪裡動手,可能可以解決,妳學習力很強,思考能力也很強,應該可以思考的出解鎖的方法。
「就這樣?萊助那個不只這樣吧!」
「這已經是精英版了,萊助那個是可以用這個的公式套出來了,妳自己加油吧!」接著他把我的意識往外推,我就像一種被強迫拉醒的熟睡中孩子,只是他是用推的。
醒來後,我發現我頭更昏了,不行,一定要快點解,我不能死在這裡。
「妳居然還沒死啊!我還以為妳已經死了。」他依然在觀察我的鮮血,他的手中已經滿滿的鮮血與溶液,似乎再思考什麼。
「我說過我很好。」我吼著,這時我的疼痛感富蓋我的身體,我開始觀察我的繩結,是死結沒錯,著重在四肢,但似乎沒有完全沒救的可能。
繩節必須先解四肢才能解身體,可是四肢的繩結套在身體的繩結下方,所以必須先解身體。
接著我努力的扭著身軀,並且兩腳前後上下不停的轉,有時必須翻一圈或著翻過樹枝,接著身體的繩結解開了,我鬆了不少,但重點是四肢,接下來因為沒有身體的繩節影響,四肢拉的更劇烈,鮮血不斷的流進地面,我看著鮮血的流向,發現萊助再看我,已經不繼續他的思考。
「妳會解繩結?」他問。
「會一點。」我說。
「是嗎?」接著他又繼續沉默了,但似乎不繼續思考本來的問題。
我試著閉上眼,感受他的氣息,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同組的用團體讀心術可不可以,但是或許可以成功,雖然機率很低。
突然他的思考出現在我腦海「為什麼?那種程度沒有人可以解,先不用說重點,就算是一點結都很困難,她到底是什麼?」
我睜開眼睛,往他看過去,他再看我,我們對上眼,但彼此都出現了殺氣與疑惑。
「你是天王組的?」我問。
「不是,也跟妳無關。」他說。
不是?那為什麼可以用團體讀心術?他再看我,眼裡滿滿的猜疑。
我的頭繼續的昏昏沉沉,我現在已經有些呼吸困難,我再不趕快,就要失去意識了。我思考著該從哪裡下手,背部還有一些結,我從右手開始下手,接著四肢的繩結都鬆開後,只剩脖子了,我開始感到一種更劇烈的拉扯感,已經無法呼吸了。不行,絕對不能死在這裡。
我的手開始往脖子上摸,脖子已經扯出很多道鮮血,已染紅了整條薑繩,接著我摸著樹枝,我吃力的用手指勾著樹枝,我的手沒有那麼高,但能溝到邊,很快的,我脖子的繩結也解開了,我的身體往下墜落,本來想站穩,卻發現雙腳已經近乎到一種無力的狀態,突然,有一隻手把我拉了回去。
我坐在樹枝上,抬頭看著拉我的人,是萊助,他什麼時候爬上去的?
「拉希,妳是魅羽吧!」他把我拉起來,盯著我,邊問著。
「不是。」
「而且還是魁掠是吧!」
為什麼他連魁掠都知道?他到底是多神的人啊!
「都不是。」
「我會讓妳承認妳是的。」
「我不會說不是事實的東西。」
接著他把我推下去,我重重的落入地面,跌進我滿滿的鮮血中。我閉著眼,努力拉回我的正常呼吸,頭昏沉得更劇烈,並努力控制自己不要睡著,如果我睡著,他不知道會在對我做什麼。
我聽到了一個腳步聲往我們這裡走來,我努力的睜開我的眼睛,昏沉的感覺驅使我閉上眼睛,就這麼的沉睡,但我努力的揮開放鬆的慾望,往腳步聲那裡看去,是賽傑,他站在我旁邊,往下看著我,又抬頭看著萊助。
他開口了「拉希是自己破壞繩子的嗎?」
完了,千萬不要,一個已經那麼難對付了,欺騙別人也是很惱人的一件事。
「不是。」他冷冷的對他說。
我驚訝的看著萊助,他...要幫我騙他?
「是你放的?」
萊助沉思一段時間後答道「對。」
我看著萊助,他跳下來,直接往門口走去,一句話也沒再說了。
「萊助,等一下,我要跟你下戰帖。」賽傑很認真的大聲跟他喊道。
他又再次回到沉思的狀態,幾分鐘後他回了一句「可以,但在沒有人的地方。」
「不行,我要校長見證。」
「那你請回吧!」
「好吧!我答應你,在沒有人的地方。」



光星
http://blog.xuite.net/smpss94181/blog/216559089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